2013年度回顾和新年展望

我们对一天能完成的任务数量都非常乐观。早上起来爱拖延,先看看新闻听听音乐,尽量拖延开始做事的时间,结果一天下来做好的事情很少。可我们对一年所能完成的事情却非常悲观,因此也不乐意去做长期计划,从小事情做起。去年年底,我并没有对2013年做任何计划,但现在回过头去发现自己低估了一年可以完成的种种。

2013年回顾

如果说2012年是找回自我的一年,那么2013年则是这个自我质变的一年。从洛杉矶搬到上海,从雇员变成独立咨询,开始每天冥想和运动。意识上的提高前所未有,对生活的理解和掌控也远非一年前所能比。[继续阅读…]

通过了解习惯形成的原理以更有效地养成好习惯和改掉坏习惯

买了一年的健身卡,去了健身房没几次。在寺庙参加完禅修,自己一个人却静不下心来打坐。渴望多看书,茶几上的书面已经起了灰尘。尝试早起,坚持不了一个礼拜就开始睡懒觉。企图戒烟数次,最终还是放弃。大部分的读者都有过类似的尝试树立好习惯或者改变坏习惯而失败的经历。要有效地养成好习惯,改变顽固的怀习惯,光依靠组织,或使用意志力是远远不够的,而需要我们了解习惯本质上是如何形成的,再根据个人的情况制定相应的策略。部分原理来自Charles Duhigg的《The power of habit》,我在此根据个人的经验总结并延伸。

人类的任何行动都离不开触发点和奖励这两个因素。习惯,也就是重复的行动,其形成以触发点作为起点,以奖励作为结束。 [继续阅读…]

为什么年轻人也应该立遗嘱?

马克今年77岁,身体并不算硬朗。前些天和我在Skype上视频,不经意间提到立遗嘱的事。第二天早上收到他的邮件:

“If you spoke to Carolyn after I’m gone, she would say there’s a spare space alongside our mother in a grave at Sandgate, the Newcastle cemetery.

I’m sure that Père-Lachaise would give me to you in a container and ready for posting. I wouldn’t mind that if it would please Carolyn.

The simplest solution remains the Père-Lachaise Crematorium and the Jardin des Souvenirs.”[继续阅读…]

如何高效地独自(在家)工作或学习

从洛杉矶搬到上海近2个月。虽然以前每年都会来上海看朋友,和居住却实在不是同一码事。环境和人文素养这些问题我并不介意,只是工作环境的变化却出乎意外地成了一个不小的挑战。

在静安区找了一处尚可的小区公寓。原先准备找个办公室工作,结果公寓附近的几处办公楼或是没有空位,或是不甚理想,所以干脆就安心在家工作了。

我协助目前的公司做国际商务开发,将公司的产品出口到美国以外的国家。从市场调研,开发适合当地需求的产品到联系客户,参加展会,草拟合同等全部都是自己来做。除了和老板每个礼拜通一次Skype,其余都是邮件交流。 [继续阅读…]

独立

谈谈正在发生的两个事儿,一个是关于事业的独立,另一个是精神的独立。最近2个月没有写,是因为这两个事儿很大程度地改变了自己的方向,花了不少时间沉淀。

独立咨询人

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一直在洛杉矶的食品公司做国际商务开发,主要的业务是出口公司的产品到亚洲和南美国家。和看上去风光迷人的500强相比,我更喜欢这家普通公司的氛围,同事间相处更像一家人。工作给我很多旅行的机会,无论是工作职责,薪水,工作地点还是灵活程度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按照正常的发展,5年内可以拿绿卡,7、8年内买套带花园的别墅,到时候或者有闲钱去创业。早九晚五,周末在加州玩耍,放假去东岸或者欧洲。

这样的轨迹很舒适,但问题是,我缺少一种归属感。我指的不是国家的归属感,而是事业。我喜爱这个行业,对食品的兴趣也逐渐提升,但工作始终是工作,我等不了5年拿到绿卡后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30岁前后的几年,我想花在我最喜爱的地方。[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