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工作脱离地域限制

不受地域限制

“如果你现在每天工作8个小时,那么你可能最终成为老板并且每天工作…12个小时。” — 罗伯特·佛洛斯特, 美国诗人和4次普利策奖得主。

编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法国北部诺曼底区域旅行。夏季的诺曼底阳光充足,也不会闷热。我住在一个叫Tourgéville的小镇,人口不足千人。旅馆有个可爱的名字,叫Tourgéville小城堡。我租了一个带了套露天桌椅的底层房间,可以坐在门前看对面草皮上游荡的马。

在法旅行是夏季环球旅行的一部分。这个夏天的旅行从6月份中旬一直延续到8月中旬,从美国洛杉矶、巴尔的摩、纽约,到巴西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然后是法国巴黎和诺曼底区域。[继续阅读…]

旅行的意义

Screen Shot 2014-07-19 at 3.24.10 PM

远航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小时候,父母难得旅行,好不容易带我出行过几次。一同去过的那么几处地方我还记得很清楚。母亲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女人,职业会计,思维严谨但不喜欢冒险。每次旅行,她都会晕车,所以旅行就变成了一种负担。母亲给我取“远航”这样的名字,大概是一种寄托吧。

不知道是不是基因使然还是因为被母亲过分的保护,年少时,连一丁点的野性都没有。我甚至一度为自己不离家出走而感到烦恼。后来离开父母,搬到学校寄宿,我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学生。直到开始留学生活,常常独处,跳出了原先的生活方式,开始频繁出行,也逐渐有了一些不羁的生活态度。

不羁与寻求稳定的气质,大抵都可以在每个人身上找到。但我的骨子里,对于安全稳定的需求仍旧比对闯荡的需求要高很多。所以无论是准备旅行还是旅行途中,我的拖延病就容易发作。出发前不想定机票,到了目的地又不想出门。[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