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那丁点好奇心泯灭 | 远航的第一个视频博客

我必须忏悔一件事。

写字并不是我的强项。要发表一篇博客长文,我通常都会花上两天的时间写作。我对文字并不敏感,也未经过太严谨的训练,看书也不算勤快。总之,为发表而写字,并不算顺畅。

所以我一直在探索,希望找到一种更适合我的创作方式,既符合我的特长,又能把我的想法和经历分享给大家。

受团队成员颜小宸的影响,奋豆公众号(fendouco)所发表的一半内容通过视频的方式传播。我也因而对拍摄视频产生了兴趣。[继续阅读…]

如何让工作脱离地域限制

不受地域限制

“如果你现在每天工作8个小时,那么你可能最终成为老板并且每天工作…12个小时。” — 罗伯特·佛洛斯特, 美国诗人和4次普利策奖得主。

编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法国北部诺曼底区域旅行。夏季的诺曼底阳光充足,也不会闷热。我住在一个叫Tourgéville的小镇,人口不足千人。旅馆有个可爱的名字,叫Tourgéville小城堡。我租了一个带了套露天桌椅的底层房间,可以坐在门前看对面草皮上游荡的马。

在法旅行是夏季环球旅行的一部分。这个夏天的旅行从6月份中旬一直延续到8月中旬,从美国洛杉矶、巴尔的摩、纽约,到巴西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然后是法国巴黎和诺曼底区域。[继续阅读…]

旅行的意义

Screen Shot 2014-07-19 at 3.24.10 PM

远航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小时候,父母难得旅行,好不容易带我出行过几次。一同去过的那么几处地方我还记得很清楚。母亲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女人,职业会计,思维严谨但不喜欢冒险。每次旅行,她都会晕车,所以旅行就变成了一种负担。母亲给我取“远航”这样的名字,大概是一种寄托吧。

不知道是不是基因使然还是因为被母亲过分的保护,年少时,连一丁点的野性都没有。我甚至一度为自己不离家出走而感到烦恼。后来离开父母,搬到学校寄宿,我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学生。直到开始留学生活,常常独处,跳出了原先的生活方式,开始频繁出行,也逐渐有了一些不羁的生活态度。

不羁与寻求稳定的气质,大抵都可以在每个人身上找到。但我的骨子里,对于安全稳定的需求仍旧比对闯荡的需求要高很多。所以无论是准备旅行还是旅行途中,我的拖延病就容易发作。出发前不想定机票,到了目的地又不想出门。[继续阅读…]

选择轻旅行

去年写《简约主义之家》的时候还住在洛杉矶。后来搬到上海,我所有的行李只有一个大拉杆箱,一个小拉杆箱,一个公文包,一个双肩包。没有邮寄任何包裹,一个人就去了机场,一个人搬到上海的新公寓。

搬家和旅行当然有区别,但本质上一样,从一地到达另一地,去探索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简约主义的旅行,就是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旅行本来的目的上。

过去5年,我去过不少地方,多少还有一些旅行的经验。去年多半是为了出差和看亲友,可一年也飞了大约20万公里。回头看看,必须带上的东西很少。带得少,花更少的时间在旅行的准备上,走起来轻巧,也更关注旅行本身带来的享受。 所以我推崇轻旅行,自己虽没有做到极简,但比5年前手忙脚乱的情况要好上很多。 [继续阅读…]

写给自己的生活

如果我说自己遇到了写作脑闭塞(writer’s block), 你可能会觉得好笑。算起来我也只写了那么几篇文章,哪来写作脑闭塞。其实,这个问题的本质不是数量。

我常纠结于到底是给读者写,还是给自己写,这是个需要琢磨的问题。一般情况下,构思文章时我总会竭尽全力去思考如何可以找到一个题目下更多有价值的信息给读者,而忽略了一些随即产生的灵感。这些灵感常常只能构成篇幅很小的文章。我对这类短小的文章比较畏惧,怕读者不理睬,不受启发,因而都被我藏匿在Evernote里面。时间一长,使用这些文章的冲动便消失殆尽。没有冲动和灵感支持的写作像白开水:内容或许有了,但实在平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