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钢丝的人

走钢丝的人

很排斥循规蹈矩的生活,但对于风险也并不欢喜。观看《Man on wire》前的一段时间,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把thinkr这个网站做起来。犹豫,主要是源自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惧怕。

thinkr是个团队作者合作型的个人成长网站,从目前确定下来的运作模式来看,无论国内国外都没有可参照的模板。如果我把时间花在下一个商业项目上,我知道我的投资回报大概是多少,但参与一个没有行业标杆的公益项目,更不知道它最终会如何发展,这让我踌躇了好些日子。

《Man on wire》是我近年来看过最好的纪录片,讲的是1974年法国人Philippe Petit与他的一群朋友们筹备纽约世贸双子塔之间走钢丝的故事。该片的主线简单清晰,却不失饱满,有热情和冒险,忠诚和背叛,友情和爱情[继续阅读…]

展现脆弱的一面使你更吸引人

毫无保留地展现脆弱的一面,在我的友情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每次来去巴黎,马克总是含泪迎送。下图是年初刚到巴黎时,马克为我开门的一瞬间,边笑边哭,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与好友Steven初次会面时,聊上几句就觉得投缘。那个时候住在加州蒙特贝罗小镇,他还登门拜访。促膝长谈,聊到各自的困苦,声泪俱下。这样只见过两次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所谓惺惺相惜,不光是在兴趣和志趣上有相同的地方,更是对各自困苦的相互同情和支持。

22

动物本能地需要时刻展现自己彪悍的一面,这是它们保护自己的方式。脆弱的一面不受自然界的惠顾,但在现代人类社会中,脆弱的意义完全改变了,却没有得到大家的重视。[继续阅读…]

旅行的意义

Screen Shot 2014-07-19 at 3.24.10 PM

远航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小时候,父母难得旅行,好不容易带我出行过几次。一同去过的那么几处地方我还记得很清楚。母亲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女人,职业会计,思维严谨但不喜欢冒险。每次旅行,她都会晕车,所以旅行就变成了一种负担。母亲给我取“远航”这样的名字,大概是一种寄托吧。

不知道是不是基因使然还是因为被母亲过分的保护,年少时,连一丁点的野性都没有。我甚至一度为自己不离家出走而感到烦恼。后来离开父母,搬到学校寄宿,我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学生。直到开始留学生活,常常独处,跳出了原先的生活方式,开始频繁出行,也逐渐有了一些不羁的生活态度。

不羁与寻求稳定的气质,大抵都可以在每个人身上找到。但我的骨子里,对于安全稳定的需求仍旧比对闯荡的需求要高很多。所以无论是准备旅行还是旅行途中,我的拖延病就容易发作。出发前不想定机票,到了目的地又不想出门。[继续阅读…]

独立

谈谈正在发生的两个事儿,一个是关于事业的独立,另一个是精神的独立。最近2个月没有写,是因为这两个事儿很大程度地改变了自己的方向,花了不少时间沉淀。

独立咨询人

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一直在洛杉矶的食品公司做国际商务开发,主要的业务是出口公司的产品到亚洲和南美国家。和看上去风光迷人的500强相比,我更喜欢这家普通公司的氛围,同事间相处更像一家人。工作给我很多旅行的机会,无论是工作职责,薪水,工作地点还是灵活程度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按照正常的发展,5年内可以拿绿卡,7、8年内买套带花园的别墅,到时候或者有闲钱去创业。早九晚五,周末在加州玩耍,放假去东岸或者欧洲。

这样的轨迹很舒适,但问题是,我缺少一种归属感。我指的不是国家的归属感,而是事业。我喜爱这个行业,对食品的兴趣也逐渐提升,但工作始终是工作,我等不了5年拿到绿卡后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30岁前后的几年,我想花在我最喜爱的地方。[继续阅读…]

“我生命的最后几天”

5月20日去世的Zach Sobiech在美国掀起一阵正能量旋风。这个20分钟的视频是在Zach去世几个月前拍摄的,或许会给你很多灵感。

多数人直到遭受过重大苦难,甚至于接近死亡,才意识到自己的所爱,才放手去做自己坚信的事。可我们不必等到经受苦难或者接近死亡,才去思考人生该怎么个活法。问问自己什么是一生最渴望实现的,什么是自己最珍惜的,把这些写下来。坚守自己的价值,不要妥协。哪怕迈出一小步,朝你的愿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