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

谈谈正在发生的两个事儿,一个是关于事业的独立,另一个是精神的独立。最近2个月没有写,是因为这两个事儿很大程度地改变了自己的方向,花了不少时间沉淀。

独立咨询人

从去年11月份开始,我一直在洛杉矶的食品公司做国际商务开发,主要的业务是出口公司的产品到亚洲和南美国家。和看上去风光迷人的500强相比,我更喜欢这家普通公司的氛围,同事间相处更像一家人。工作给我很多旅行的机会,无论是工作职责,薪水,工作地点还是灵活程度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按照正常的发展,5年内可以拿绿卡,7、8年内买套带花园的别墅,到时候或者有闲钱去创业。早九晚五,周末在加州玩耍,放假去东岸或者欧洲。

这样的轨迹很舒适,但问题是,我缺少一种归属感。我指的不是国家的归属感,而是事业。我喜爱这个行业,对食品的兴趣也逐渐提升,但工作始终是工作,我等不了5年拿到绿卡后再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30岁前后的几年,我想花在我最喜爱的地方。

个人提升,特别是精神提升,一直是我最大的热情。我希望花更多的时间在提高自己的精神层次上,并通过几种我擅长的方式帮助中国人。而要在美国实现这个计划,语言和没有绿卡都是障碍。语言上,我常年用英语和法语,中文多少有些退步,况且一直住在国外很容易脱离中国人的现状。没有绿卡就不能办自己的公司或者组织,因此也不能使我脱离目前的企业,花更多时间在个人提升上。

5月份从国内出差回来,下定决心,拟了一个计划:移居到国内,作为目前公司的独立咨询人(Independant consultant),远程工作。我并不是胡乱地抛出这个计划。我的工作职责对于工作地点没有什么要求,可以在美国东西两岸,也可以在亚洲。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老板立马同意了我的计划。6月底商量,7月初决定,随即定了8月份回国的机票。

从今年11月份开始,我目前的合同到期,然后转为独立咨询人。我不敢说工作时间会缩短,但至少可以自由安排工作时间,也可以自由旅行。我准备把早上的时间用于个人提升方面,下午的时间给公司工作。独立咨询人也要付出代价,我不能再依赖企业的薪水,表现不好,立马走人。

至于回国定居在哪里,我会先搬到上海居住一段时间。在洛杉矶的这段时间,我对一年15-30度之间的气温和友好的居民充满了好感,因此也想在国内找个类似的城市,比方厦门。等到10月份空下来的时候,跑几个城市考察一下。

静坐冥想

对于这个用词,我一直有些犹豫到底用”静坐冥想“还是”打禅“。对禅(zen)的了解并不多,所以不敢乱用词。Meditation的直接翻译”冥想“可能更合适一些。静坐冥想不只是佛学提倡的技巧,在其它信仰和非信仰宗教的人士中也颇受欢迎,比如美国哲学家Sam Harris, 英国喜剧家Russels Brand,还有我的上司。

冥想的一个好处是将”自我(ego)”与个体分离开来。“自我”只是寄存于人脑中的一些信息和思考的汇总,通过语言-“我”、记忆-“我的过去”、计划-“我的未来”,逻辑-“我的判断”等的强化,使人们误认为这个“自我”就是他们本人。事实上,这个“自我”只是个人的一部分。一个人除了“自我”,还有身体、内心和潜意识。“自我”的认知度非常有限,具有很小的包容性,因为它只能寄生于个人有限的知识和经验。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跑去和某人约会,结果在约定地点等了1个小时都不见人影,只好离开。你在回家的路上很生气,谴责对方不守约定。结果你一整晚一直被这种负面情形所打扰。事情已经发生,也无法改变,这些负面情绪是根本没有必要的,但“自我”会一直吸收那些负面能量,使你的情绪低落。这种情形,对于能即时观察到“自我”的人来讲,负面情绪产生的可能和影响则会小很多。

我并不是说“自我”是邪恶的,我们应该完全消灭它。当我们思考的时候,我们仍旧需要回到“自我”。但如果“自我”完全主导个人的生存,那么个人的存在和发展会受到极大的限制。你一定听说过“跟着心走”,“相信你的本能”之类的建议。这里的心和本能,分别指内心和潜意识。“自我”越强烈,你与内心和潜意识的隔阂也越大,越难受益于这两个极其重要的元素。这里举个例子可能更清楚一些:很多人在选择职业时,“自我”扮演了过于重要的角色,而“自我”中的逻辑和计划常常受到社会和周围人的影响,往往会选择金钱和荣誉的回报,因而他们常常一辈子在一份自己并不真正享受的职业上度过,来满足“自我”的需求。而个人的内心和潜意识受到忽视,被压抑,得不到释放,因而产生很多负面的影响。

2个月前,我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表达自己对《喜宝》这一类第一人称视角中的主角通过“自我”来主导生活表示厌恶,让有些读者感到很困惑。在这个“自我”为主导的社会,我只是希望读者在享受小说和其它等等娱乐方式的同时,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被强化的“自我”所误导。

独立于“自我”并不容易。长期的冥想锻炼是很好的培养方式。冥想了3、4个月之后,我发现自己看世界的角度与以前有所不同,看事情更客观,也更容易体察自己的情绪,心态更加平和。每次冥想时间有所加长:从刚开始的5分钟,一直到现在的30分钟。现在每天早上起床后冥想30分钟,偶尔晚上睡前一个小时也会冥想30分钟。

原来打算写一篇关于冥想的文章,但看得书越多,发现自己对冥想的了解越粗浅,因此暂时搁置,也许半载以后我会写一篇冥想的入门。关于”自我“,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读读《The power of now》,中文叫《当下的力量》。Eckhart Tolle在佛学的基础上,加入一些神经科学原理,通过比较易懂的语言阐述,值得一读。有不少篇幅讲到“自我”,可以加深你对它的理解。

小时候,父母是我们的超人,我们依赖他们,内心寄托于他们。成人后,我们发现父母和我们一样的脆弱,于是我们开始寻找其它的寄托。我们寻找稳定的事业,稳定的感情,稳定的宗教和知识体系,一直到接近死亡,我们寻找着死亡以后的寄托-天堂。寻找寄托,是动物的本能。人类时而需要寄托,哪怕暂时的寄托,以得到休息和逃脱。但世界一直在变化,没有任何事物和精神体系可以成为永久的寄托。企业会倒闭或者把你解雇,情感会终结,宗教只是一群寻求精神寄托和逃离现实的工具,知识体系也可能因为新的发现而瞬间瓦解。

独立有时候让人害怕,就像那天我们发现自己会死去一样。但独立,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的独立,至少在我可以理解的范围内,确是让人真正面对世界,真正面对自己的唯一方法。我们不再逃避,每做决定,都为自己承担责任。独立的生活,只属于那些勇敢的人。

原文链接:http://yuanhang.me/independ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