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冥想之旅和免费冥想课程推荐 – Winson来信

缅甸

偶尔收到一两封读者的邮件总让人欣喜。有时是对文章的想法,有时是分享人生经历,有时是邀请我去他们所在的城市旅行。一封邮件,有时候我会读上好几遍,生怕落下了什么。

一个月前,我收到Winson同学的邮件。他原是名广告人,辞职以后去各国旅行,在旅途中开始接触冥想。Winson上过的禅修冥想课程比远航要丰富不少,在信中与我分享了他的冥想经历,非常有价值。

经Winson同意,我把文章稍作编辑后放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前半篇是他在各国参加冥想课程的一些经历,后半篇是他推荐的三种免费冥想课程。

我是缘何接触冥想的?

我是在国外的旅途中接触了冥想与佛学。出国前在所有的宗教里最抗拒佛教。那个阶段,对佛教的印象只是烧香跪拜,迷信,和一些素食的形式主义者。从西藏起,开始阅读随身带的一本《正见》,宗萨仁波切所著,了解到悉达多太子证悟前后的故事。后断断续续,在尼泊尔阅完此书,放下了部分偏见,但对书中有些许疑问与不明。

当时我正好在蓝比尼(尼泊尔与印度的边境城市,古印度的邦国之一),这里是佛陀出生地,世界各国的寺庙在那里设立了分支,有韩国寺、日本寺、中华寺等等。我住韩国寺,每天会去中华寺用膳。在离开前一天,把心中疑问通通抛给了当时中华寺的主持顿舍法师。

我们就坐在寺庙门口的门槛上,从下午聊到傍晚。有些疑问当时依然没能解开,但顿舍的耐心解答与平易近人让我很感动。他用的是我们俗人的语速与语调。以前我有偏见,认为大师都高高在上,出口应是晦涩的四字成语吧。

于是,在佛陀出生地,我的心中埋下了一颗法的种子。(这里所说的,不是佛法,不是任何宗教的法,是自然法则的法。)

后来去到印度,以游玩为主。顺路去了与佛陀有关的城市,鹿野苑与菩提迦叶。直到快离开印度,在蓝比尼认识的朋友Shawn给我发来消息,说有人推荐“内观”的冥想课程给他。这是一个免费的课程,他已报了在印度的课程。当时我的印度签证快到期,就计划去泰国旅行时再学这种冥想方法。

在泰国上内观课的前一周,记得那天是除夕。在那天的聚会上,偶然认识了Lan,聊天才知Lan就是当初在印度推荐内观给Shawn的中国人,而那一刻的Shawn正在缅甸的道场闭关禅修中(这里的闭关是长时间的打坐冥想封闭性训练,不与外界接触)。

从那以后,我明白了佛陀所说的一切事物都是因缘和合。后来的亲身经历,更加验证了这个世界并无偶然,一切都是命定。探索同一类事物的人,总有一天会认识。就像我写了这封信给你。过了半年,我辗转一些国家后,在老挝与Shawn重逢。因为他的分享,几个月后我也去了那个禅修大国。虽然我们拜访的道场与老师各不相同,但学到的大抵是相通的。

以上是我接触法的因缘,下面谈谈冥想,在佛学里也可称为内观。

内观冥想和缅甸

内观,英文简称Vipassana,是巴利文Vipassana的直接转化,没有改动。而佛学里所有的汉语都是巴利文的发音直译,如同般若是巴利文panna(英文是wisdom)的发音直译一样。巴利文是古印度,佛陀时代的语言。西双版纳的上座部禅林每年都有短期出家和巴利文的免费课程,可通过网络报名。

内观是佛陀2500年前开悟的实修方法。佛灭500年后,内观方法与文字在印度消失,佛教经典的文字在斯里兰卡、泰国等南传佛教国家里保留了下来,而内观方法则由缅甸的禅师们一代一代传承下来。传回印度是1969年,由印度传到世界各国是1979年,1995年首期华语课程便传到了台湾,再由台湾传到其他有华语的区域,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以上所说的内观方法是指佛陀时代,没有经过任何改动的原始禅修方法(佛学经典与禅修方法是古印度阿育王的时代,由阿育王派到周边各国的佛学使者所传)。兴盛于南传佛教国家,分别是缅甸,泰国,斯里兰卡,老挝,柬埔寨,越南南部六个地方。在中国,目前只有云南的西双版纳有实修的道场,是缅甸帕奥禅林在中国的分支,也是南传佛教在中国唯一的道场,内观方法则是缅甸帕奥禅师的传承。三年前我路过西双版纳,便在道场待了二周,之后从边境通往老挝。

缅甸是禅修大国,所以提供专门的Meditation Visa。签证初次可逗留三个月,之后可以无限制的续签下去(所在道场的办公室人员帮忙办理,签证费一年90美金)。只要你持守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食烟酒毒品),无论你是谁,有任何宗教信仰或是无神论者,即便不是佛教徒,老师都欢迎你。所修方法若感觉不适,你也可随时离开。缅甸的所有修行道场都不收费,若有收获离开时可选择布施。内观方法,在缅甸有十多个大师传承下来的体系。目前保留下来,道场比较有规模的有七八个。缅甸我去过的有四个。

内观的方法共有四种,简称四念处(身,受,心,法),不同老师的教法略有不同,本质上没区别。有些道场对初学者合适,有些道场则更倾向有一定基础的学员。你博文里提到的Walking Meditation,放慢脚步,去觉知行走时身体的感受,缅甸的多数道场会鼓励学生打坐与Walking Meditation结合着练习。

在缅甸,你随处可见赤脚托钵乞食的出家人,和乐于布施的普通老百姓。每天清晨,缅甸家庭准备食物就分为自吃与布施两类,这是缅甸人上千年传承的生活习惯,他们怀着感恩的心去布施,在他们的概念里甚至没有布施二字。

僧人乞食为放下我执,不可挑食,因此乞来的食物里即便有肉,也会吃完。佛陀时代允许食三净肉,出家人会过午不食,以减少布施者的麻烦,这在今天的缅甸依然奉行。缅甸人出生便是佛教徒,每个男孩在十八岁前必须短期出家二次,是人生必修课。所以禅修在缅甸,属于老少皆宜的运动。普通老百姓上班前,下班后,大多会去附近的寺庙打打坐,观实相,观无常,把一天污染过的心清洗一下。每座寺庙有专门的老师免费教授方法。

禅修不等同于打坐,而是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吃饭,洗澡,走路,工作,讲话等等,都要时刻保持觉知。缅甸是全民禅修,所以在缅甸大街上,穿僧袍的出家人和普通便装的老百姓交杂在一起,看上去都那么平静,眼神都清澈有光。南传佛国重实修,不提倡对佛陀形象的痴迷与执着。因此很多寺庙甚至连佛像都没,只有一些佛塔。

关于参拜。缅甸老师说,你向佛陀,佛塔,或禅师跪拜鞠躬,都和那个人与物无关,参拜的是佛,法,僧三宝。如果不懂你跪拜的是什么,就不要去拜,否则,你就和那些迷信的人一样愚蠢。你拜或不拜,都不对禅师有任何影响,真正的大师是不介意这些形式的。所以,我在缅甸从未看到烧香拜佛,最实用的还是布施食物给修行的僧人。偶尔看到人们对一些老师的跪拜,眼神里透露的都是虔诚的感恩。香火生意在缅甸完全没市场,这和中国截然不同。

缅甸至今仍是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手机与互联网不普及。很多人仍是站街排队打公话,上网多数去网吧。公交车破烂不堪,车身上是殖民时代的日文与英文。政府的税收大规模用于兴建寺庙,所以这个国家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寺庙。禅修道场的环境与饮食,比普通老百姓家好很多。在缅甸专门学禅的多数是外国人,但平均每个家庭都有孩子选择出家,而且是鼓励出家。父母觉得孩子能出家是福报,会举行正规的庆祝仪式。倘若日后在修行上有作为,对整个家族都是莫大的荣誉。

看到这里,不知你有何感受? 当初我在缅甸的九十天,每一天都能学到新东西,每一天都不觉浪费,离开缅甸那天去吉隆坡转机去其他国家,在华丽机场的无数广告大牌面前,仿佛感觉缅甸那个世界不曾存在过。在这个时代,那个世界没有奢侈品,没有哈根达斯,没有星巴克,对大多中国人而言,那是退步,是落后的。我却觉得,那是个无比丰富,拥有世界最珍贵财富的国家,所见所闻,是任何电影与纪录片都无法扑捉到的平静、安详、喜悦与和谐。

关于缅甸,太多的记忆,除了禅修故事,遇到的其他禅修者,他们每一个人都像一本书。以后若有机会,再与你分享。

国内修行的一些问题

回国亲身接触少许的中国佛学与出家人后,我放下了曾有的偏见,开始相信在中国也有非常智慧,过着如法生活的僧人。但这个快速互联网时代,为吸引公众眼球的媒体,媒体放大了少数不如法僧人故事,而中国寺庙的门槛极高(门票,明码标价制度都是政府制定,多数收入归政府),这样,很多有需求的人就被挡在了佛门之外。

中国这几年的佛学明显慢慢热起来,公众人物普遍推崇佛学,至少形式上是。多数人有一定经济基础或财富独立后,发觉内在的空虚,便开始在精神上的探索,那么多的心身灵课程,绕来绕去还是回到究竟的自然法则上。

辞职旅行前,我体验过一些心身灵课程,以台湾引入的为主,有些课程一天费用就过千,整个体系学完要数十万,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课程的内核基本都源于印度的瑜伽与宗教,或把佛学改成满足俗世之人感官娱乐的商业课程。作用是有的,但不治根。多年下来,我上过最宝贵的课全在缅甸与印度,还是免费的,确切说来,是无价的。如阳光,如水,如空气,如大自然的种种种种。

在印度,我听过这样一句话,不是神创造人,而是人以自己的形象与喜好创造了神,创造了偶像,创造了各宗教领袖。因为,内心渴望获得救赎的人太多,内心需要外在寄托的太多。所以在中国,心灵课程的导师或宗教大师开始有了市场,拿自己免费学到的东西,高价开课。价格高的,生源还很多。

(远航按:Winson所说的问题确实存在,但其实国内也有很多免费的课程,而且质量非常高,比如江苏西园寺的一日和七日禅修。西园寺的链接

印度

至今收获最大,感触最多,经历最曲折的都在印度。到访印度三次,拜访过不同宗教或无宗教的Ashram(静修地),收获了很多陌生人无条件给予的爱。也有去特蕾莎修女的仁爱之家照顾智障儿童,去学习如何付出爱。最后却在复杂的新德里,丢失了包含护照在内的所有贵重物品,被迫回国。后来得知我即将去往的巴基斯坦当月发生了动乱还有大地震,因此也躲过了更大的劫难。这些都是老天的启示,让我感受到那次意外并非偶然。

等哪天有空,你也感兴趣,再分享印度的所见所闻。因为印度,曾执著环游世界的梦想也已放下。在印度旅行,就像环游全世界。印度,是我一有机会,就会重返的国家。是一个会发光的国家。是神的国家。是生产最多圣人的大国,也是佛陀的故乡。

这是我在印度听过的四句箴言,送给你。

“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

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

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

已经结束的,已经结束了。”

 

实用的免费冥想课程信息

A. 葛印卡十日内观  ( 观察感受,锻炼平等心 )

该课程由缅甸的大师传承下来,最后由缅甸出生的印度裔老师葛印卡带回了印度,再由印度传向世界各国。尤其适合不执著宗教团体或个人崇拜的学习者。这是我所知,唯一全球化的,可通过网络报名,而且完全免费的冥想课程。

内观方法很多,传承的大师也很多,但以在家人(指剃度出家以外的学习者)为主的课程体系,我所知的只有这一个。课程学员90%是在家众,少部分是出家众。大部分僧人都会在固定的道场学习,偶尔有云游的僧人会来参与这个形式。

很多内观的传承老师,会遵循寺院的传承体系,不管你出家与否,初级阶段只会教观呼吸法,又称止观,修的是。包括禅宗和密宗的部分教法,也以修为主。持续修定可以达到一种禅定状态,禅定有可能会顺带练得某种神通的副产品,但神通从来都不是修行的最终目标。佛陀之前,古印度有很多在禅定方面非常优秀的老师,但他们都没证得涅槃,要达到终极解脱,必须修,这才是Vipassana,是内观,是培养你觉知力与平等心的禅修方法,传统寺院或道场里的老师会在你的达到一定阶段才会教你修慧

葛印卡的十日课程,主要是传授佛陀教的戒定慧。十天内你要禁语,不与外界联系,基本无犯戒的可能,于是你能持。前三天,练习观呼吸法,教你修,帮助你慢慢进入状态。从第四天下午正式传授内观法,教你修。 第十天传授慈悲观,关于分享慈悲与爱。所以这十天,你能系统并完整学到佛陀的戒定慧。

我对该课程归纳以下主要几点:

1) 这个课程没有任何宗教仪式仪轨。 不管你是佛教徒,基督徒,无神论者,穆斯林,印度教徒,只要课程期间持守五戒,任何人都可以去学,还有单独的儿童课程。

2) 课程免费,食宿也免费。若有收获,可自由捐助。

3  全球各国的课程内容完全一样,你可通过官网自由选择去你喜欢的国家或城市学习。课程是双语制,英文加上当地的语言,例如法国就是法语与英文双语,中文有普通话与粤语。全是葛印卡老师的录音,每晚的开示有很多佛陀时代的故事,一些经验分享,以及禅修方法的详细解读等等。

4) 课程的工作人员都是义工,报名方式一样,在同一个网站上,可报名参加课程或服务课程(服务课程就是义工)。课程的助理老师也是义工性质,由在修行上有一定成就的老学员组成,他们中有世界500强的企业董事长,职业经理人,也有大学教授,或已退休的长者,他们必须是财富自由的人。这个课程对他们没任何收入。助理老师也是流动的,这期课程是德国老师,下期可能是台湾或美国老师。在中国授课的老师有来自台湾,新加坡,香港,马来西亚,或美籍华人。

我在泰国,缅甸,印度,马来西亚,台湾五个地方上过十日课程,在中国内地与香港做过义工。通过义工,我了解了这个课程的运作模式,算是亲身验证了这是一个完全公益性质的课程,这个课程的唯一经济来源,是由那些通过课程获益的旧生捐助组成,几十年来都是如此。

葛印卡老师本人在二年前(2013年9月29日)已去世,享年89岁。生命的结束不是坠落,而是一种提升。一个内观修行者在生命结束那刻,一定是安详和谐的。老师常说,不要对一个死去的人哭泣,那是在传递痛苦的波动。为逝去的人修慈悲观就可(内观课程最后一天,会教导慈悲观的方法。)

关于该课程,有本书就叫《内观》,亚马逊当当都能买到,美国人威廉哈特所写,台湾人翻译。里面最后一章,有讲述葛印卡老师的故事,他是缅甸出生的印度裔,曾是缅甸最富有的商人。曾患有严重头痛病到最后把这个课程带回印度,推广到世界的故事,书里都有记载。

如果你对课程有兴趣,推荐你就在常去的法国或美国学,那里比中国大陆更容易报名,在异国陌生的环境,更容易不受外缘干扰。

葛印卡内观传授的是方法,方法成熟掌握后,在哪都可以禅修。十日课程每次内容都一样,但即便是相同的课程,每次的体验也会不同。掌握好十日课程的方法后,会有二十日,三十日,四十五日,六十日等长课程可以报名。

内观报名的流程,在国内外都是网上报名,若报名成功会收到邮件回复。因中国体制的特殊性,内观报名,中国大陆是独立的一个报名系统,不与国外联网。

http://ng.81355.net   中国内观报名网,目前有福建长汀,辽宁丹东,河南郑州三个中心。福建和辽宁的我去做过义工,郑州是去年新开的,还未去过。

http://www.dhamma.org  这是国际内观报名网,除中国大陆外的课程报名都在这个网站,点击感兴趣的国家后,再点击城市就能报名。法国有六个内观中心,二个是固定的中心。欧洲很小,若法国不好报名,可选其他国家。

搜索内观“Vipassana”,前面几个网站就是报名网址,网络上也有很多学习者分享的十日内观经历与感受,但建议暂不要去看,就如看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剧透了也能继续,但被剥夺了完全自我领悟的体验。因为每个人的课程体验都不相同,无从参考。中国大陆内观三个中心的男性新学员名额每期一共只有100个左右,需提前报名,能否报名成功要看缘分,我在中国大陆还没上过十日课程。

B. 缅甸雪乌敏道场的内观方法

这是四念处里的修心方式。 观察情绪的起起伏伏,生生灭灭,体悟无常。

我在缅甸雪乌敏道场待过一个半月。老师是开朗不那么传统的华裔缅甸老师,他是半路出家的僧人,和葛印卡一样,以前是生意人,所以更懂得在家人的苦恼,又不那么严肃,互动时常因学生的无知提问而大笑。道场以越南人和韩国人为主,他们是外国人里对道场修建布施最多的。根据不同国家,西方外国人一组,东方外国人(含中国,日本)一组。每周至少有一次集体互动时间,每天也有固定时间段单独提问的机会。老师主要在雨安居(每年七月到九月)时间在缅甸教禅,其他时间以在西方国家或者韩国、日本、越南走访为主,偶尔也来中国。但中国限制多,来的时间很仓促,需要机缘。

C. 印度AmmaIAM冥想方法

在印度南部Kerala邦的Amma道场,周围环绕美丽的椰子林与大海,会滚动免费教授,是以瑜伽与冥想结合的方式。

我去到道场时,正好碰到传授此法的时间段。Amma除每年12月固定在道场外,其他时间都会去印度其他地方和西方国家。三十多年来,她每天都在世界各地与人拥抱。在道场传授此方法的老师,大多是她主要的几个弟子为主。印度还有一些圣者的传承体系,也以冥想与瑜伽的体系为主。例如Ramana MaharshiWHO AM I(我是谁) 方法,Sai BabaAurobindo的道场也都很好。